欢迎您访问北京知润律师事务所!
律所热线:010-67137817
010-67137827
010-67137837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公司名称:北京知润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010-67137827
公司传真:010-67137827
公司邮箱:law@zhirun-law.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广渠门内大街90号新裕商务大厦A座410室

股权转让纠纷

2019/3/14 13:55:39

杨某与马某股权转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二中民终字第1688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某,男,1961年3月28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赵磊,男,1984年9月20日出生,北京宏润达车务服务中心法律顾问。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某,男,1968年8月12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古利新北京知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杨某,男,1978年9月16日出生。
原审第三人刘某,男,1979年12月8日出生。
原审第三人张某,女,1975年9月17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古利新,北京知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杨某,男,1975年6月24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古利新,北京知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宋某,女,1948年1月4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古利新,北京知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杨某因与被上诉人马某、原审第三人杨某、原审第三人刘某、原审第三人张某、原审第三人杨某、原审第三人宋某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3)朝民初字第0005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1月1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巩旭红担任审判长,法官周晓莉、牟田田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马某在一审中起诉称:杨某是北京市拓达商贸中心(原名北京硕武有翔汽车销售中心,以下简称拓达中心)的实际控制人。2011年7月10日,马某与杨某签订协议,约定拓达中心系一般纳税人,杨某在协议书签订五日内将拓达中心股权变更至马某指定的人名下,马某支付股权转让款5.5万元。协议签订当日,马某向杨某支付了5.5万元股权转让款。
协议书签订数月后,杨某才将拓达中心的股权变更至马某指定的张某、杨某、宋某名下。在办理税务变更时,马某发现拓达中心并非一般纳税人,而是小规模纳税人。于是马某催促杨某将拓达中心变更为一般纳税人,杨某口头答应但是并未办理。现拓达中心仍为小规模纳税人,且杨某至今未将拓达中心的银行开户许可证交给马某,导致马某无法开立企业基本帐户,无法开展经营。
基于对杨某的信任,马某在合同签订后已为拓达中心租赁了办公室和仓库,由于杨某无法办理将拓达中心变更为一般纳税人的承诺也未移交银行开户许可证,造成拓达中心一直无法正常经营,马某租赁费用损失41989元。马某认为,杨某隐瞒拓达中心不是一般纳税人,且无银行开户许可证无法正常经营的情况,构成欺诈,故其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撤销2011年7月10日马某与杨某签订的协议书,判决杨某向马某返还全部转让款5.5万元,并支付利息(以5.5万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1年7月10日起至实际返还之日);判令杨某赔偿马某租赁费损失41989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杨某在一审中未出庭,但曾口头答辩称:杨某已在2011年7月份的时候与马某办理了交接手续,将拓达中心的全部证照、印章都交给了马某。关于一般纳税人和小规模纳税人的问题,是只要企业的营业额达到了一定数额就能够成为一般纳税人,这不属于影响经营的瑕疵;马某所主张的经营损失和利息损失与本案没有关联性。马某在办理接收公司的手续时应当知晓了全部情况,杨某不同意撤销协议书。
杨某在一审中未出庭,也未提交书面陈述意见。
刘某在一审中未出庭,也未提交书面陈述意见。
杨某、张某、宋某在一审中述称:同意马某的诉讼请求,杨某、张某、宋某只是名义股东,实际股东为马某,且拓达中心无法正常经营。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拓达中心为依法设立的集体所有制(股份合作)企业,注册资本金53万元,原登记的股东为刘某(出资1万元),杨某(出资52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刘某。
2011年7月10日,杨某作为甲方与马某作为乙方签订协议书,约定甲方系拓达中心的实际控制人,拓达中心注册资本金53万元,公司的性质为集体所有制,名义股东为刘某(出资额1万元),杨某(出资额52万元),拓达中心已通过2010年年检,依法存续有效;甲方披露:自拓达中心设立起至本协议签订之日,未实际经营,对外没有任何形式的负债、未负有任何赔偿责任,资产未设定抵押,股权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质押;拓达中心未有诉讼发生,也未被任何主管行政机关处罚;拓达中心为一般纳税人;现甲方将拓达中心转让给马某,马某同意受让;转让范围:1、拓达中心所需的全部证照、印章,包括但不限于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开户许可证、公章、财务章、合同章等;自该中心工商变更登记之日前,拓达中心的全部债务由甲方名义股东承担,包括但不限于本金、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差旅费、诉讼费、保全费、律师费等实现债权的费用;该中心工商变更登记后,拓达中心的全部债权、债务均由乙方享有和承担;双方协商一致,拓达中心的转让价格为5.5万元,本协议签订时,甲方已经收到全部转让款5.5万元;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五日内,甲方应把拓达中心股权办理至乙方指定人名下,甲方对披露信息的真实性、完整性负责。
2011年11月25日,拓达中心申请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拓达中心的股东变更为刘某(出资1万元)、宋某(出资1万元)、杨某(出资1万元)、张某(出资50万元),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杨某。
马某提交2012年6月15日甲方为杨某、乙方为马某的补充协议一份,内容为甲方已将拓达中心的股权变更至乙方指定的人员名下,因办理一般纳税人资质需要,至本补充协议签订时,甲方仍实际保管拓达中心的以下证件及印章等证照的原件,明细如下: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正副本)、组织机构代码证(正副本)、税务登记证正副本、公章、财务专用章;至本补充协议签订时,甲方未将拓达中心办理为一般纳税人,经双方协商:本补充协议签订后,乙方将鉴于明细所列拓达中心的全部证照、印章原件取走,甲方仍须负责将该中心办理为一般纳税人,如办理时需要上述证照、印章,应及时通知乙方,乙方应予以积极配合。该补充协议上甲方签字的人为霍于朋,乙方签字的人为刘映。马某认可刘映为其委托办理交接事宜的人,但未能提交杨某委托霍于朋的手续。马某主张协议签订后,因拓达中心不是一般纳税人,杨某口头表示负责办理,故直到2012年6月15日才向马某交付拓达中心的部分证照和印章;杨某未向马某移交开户许可证,并保证继续为拓达中心办理一般纳税人的事宜。杨某未就何时向马某交付拓达中心的证照、印章进行举证。
另,马某提交工商银行缴税凭证一份,证明接手公司后,发现2011年9月22日拓达中心还向税务部门交纳了滞纳金、罚款500元,说明拓达中心存在被税务部门处罚的事实,而杨某在签订协议书时隐瞒了该情况。
马某主张签订协议书后,为开展经营,马某还以施开维(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施开维公司)的名义租赁了办公室和仓库,并提交施开维公司出具情况说明、茂宁凯商务酒店写字间租赁合同、租赁房屋协议书、收据等予以证明。
经查,拓达中心系一般纳税人,其基本账户于2010年4月16日被注销。杨某称由于员工均已经离开,故不清楚拓达中心的其他开户情况,但称并未隐瞒注销账户的事实且注销账户与拓达中心是否为一般纳税人无关。马某称因没有开户许可证,无法开设新的基本账户,企业无法正常经营。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马某与杨某签订的协议书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协议书约定,马某已经支付了股权转让款5.5万元,杨某应当按照约定向将股权变更至马某指定的人名下,并保证其在协议书中承诺的拓达中心情况属实。现马某主张直至2012年6月15日,杨某才向马某移交拓达中心的部分证照和印章,杨某以及第三人杨某和刘某均未向法庭提交反证证明在此之前进行了移交工作,故一审法院对马某的主张予以采信。那么,杨某应保证直至2012年6月15日拓达中心符合双方协议书约定的情况。但从马某提交的证据可知,2011年9月22日,拓达中心交纳过罚款,这与双方约定企业未受过行政机关的处罚不一致。且目前,拓达中心无基本账户,也没有证据证明杨某向马某移交了银行开户许可证,拓达中心虽为一般纳税人,但由于杨某隐瞒了拓达中心被税务机关处罚的情形,因此,马某以欺诈为由要求撤销协议书,并要求杨某返还股权转让款5.5万元及利息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马某所主张的办公室和仓库租赁费损失,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故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五十八条、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撤销二〇一一年七月十日杨某与马某签订的协议书;二、杨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马某股权转让款五万五千元及利息(以五万五千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息的标准自二〇一一年七月十日计至实际给付之日止);三、驳回马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杨某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程序错误、事实认定不清,一审法院审理本案以公告方式开庭审理,但是一审法院并未通知杨某开庭时间,一审法院可以联系上杨某本人,也可以联系上杨某代理人,但一审法院并未通知直接公告违反相关规定,同时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本案在此案审理前就进行过诉讼,而且当时已经审理到等待判决,马某撤诉,又提出起诉并公告开庭,完全侵害了杨某的合法权益,剥夺杨某的答辩权利。杨某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法院判决,依法改判;一、二审诉讼费由马某负担。
马某服从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其针对杨某的上诉理由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杨某的上诉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马某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杨某、刘某、张某、杨某、宋某服从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马某提交的协议书、补充协议、拓达中心工商档案材料、工商银行缴税凭证、情况说明、茂宁凯商务酒店写字间租赁合同、租赁房屋协议书、收据及法院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审理中,一审法院依法向杨某送达了开庭传票,杨某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应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一审法院审理程序符合法律规定,杨某关于一审法院程序错误的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马某与杨某签订的协议书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约履行。马某已按协议书约定支付了股权转让款5.5万元,杨某应当按照约定将股权变更至马某指定的人名下,并保证其在协议书中承诺的拓达中心情况属实。拓达中心现无基本账户,亦无证据证明杨某向马某移交了银行开户许可证,且杨某隐瞒了拓达中心被税务机关处罚的情形,因此,马某以欺诈为由要求撤销协议书,并要求杨某返还股权转让款5.5万元及利息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并无不当。杨某关于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事实认定不清的上诉请求及理由,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处理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2224元,公告费580元,由马某负担850元(已交纳),由杨某负担1954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至一审法院)。
二审案件受理费1175元,由杨某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巩旭红
代理审判员周晓莉
代理审判员牟田田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记员李诚